艾芬再发证据斥爱尔眼科跨越多重禁忌症做手术!院方暂未回应

1月11日上午,知名抗疫医生艾芬通过个人微博再晒证据,直斥上市公司爱尔眼科医院违背医疗原则,在已知病史的情况下跨越多重禁忌症,力主对其实施多焦晶体置换手术。术后近5个月,她查出右眼视网膜脱离,几近失明。艾芬质疑爱尔眼科此举“唯利是图”,并表示“受害的肯定不止我一个人”。目前,院方暂未回应。

据澎湃新闻12月20日报道,12月17日17时45分许,铁路上海站派出所接到110报警,称车站东南出口处肯德基门口有人拐骗儿童。

她在该微博中引用了中华医学会主办的《中华眼科杂志》刊载的《中国多焦点人工晶状体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9年)》,该文提到,多焦晶体的绝对禁忌症包括“合并进行性加重的视网膜病变”、“超高度近视眼”、“角膜严重病变”等,相对禁忌症中还有“术前有畏光症状”、“既往眼外伤或眼部手术史”等。艾芬自诉:“以上所有的绝对和相对禁忌症我都有。”南都记者对照发现,在爱尔眼科医院集团1月4日公布的《关于艾芬女士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中,也曾明言术前发现了艾芬的术眼(右眼)有超高度近视,双眼有角膜激光近视矫正手术史,手术前中后均“可以清晰看到右眼角膜疤痕”。这些叙述,与艾芬的表述可以相互印证,也证明院方并非术前漏诊,而是明了这些情况之后仍然实施了手术。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在《核查报告》中称,结合艾芬的术前检查结果综合评估,其接受白内障焕晶手术“无手术禁忌症”,手术过程顺利,术后无并发症;集团工作组经核实认为,艾芬术后5个月出现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艾芬贴出的2020年5月21日的病历记录中,爱尔眼科医生在实施手术前的“辅助检查结果”一栏明文写道:“右眼有外伤史,颞侧角膜疤痕,虹膜前粘”;“既往史”一栏写有“20年前行双眼准分子手术”。2020年5月26日,艾芬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接受了白内障“焕晶手术”,摘除右眼晶体,植入了由院方提供的多焦晶体。然而艾芬说,“未曾感受到这个价值2.9万元的多焦晶体的任何好处。看近、中、远都不行,整日头晕脑胀,且视力越来越差。”

采写:南都记者 侯婧婧

经现场调查,报警人王女士与母亲带着2岁的女儿和儿子,去上海火车站乘车回郑州老家,当她们在车站东南出口处休息时,突然一名推着婴儿车,身穿黑色外套的中年女子走过来,抱起她的小女儿就走,她们发现后立刻上前阻拦。小女孩的母亲王女士又惊又怒,选择报警。此前,陈某因涉嫌拐骗儿童被上海铁路警方予以刑事拘留。

12月21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获悉,该院已提前介入此案,目前在对涉案女子做精神鉴定。

继1月4日公布的《核查报告》被艾芬斥为“漏洞百出”、“避重就轻”之后,爱尔眼科唯一一次明确回应是在1月8日上午。当日早间,全国知名眼科医生陶勇通过微博发出了一封声援艾芬的公开信,用委婉的话语道出了医院在诊疗过程中的不足,寄望爱尔眼科“有大企业的担当”,一起促进医疗水平的提升、造福大众。在公开信中,陶勇提出了“让公众知情视网膜脱离属于白内障手术并发症”、筹资设立眼底检查公益项目等建议,爱尔眼科官方微博账号迅速回复:“我们全力支持陶勇医生的倡议,愿意与艾芬老师、陶勇医生站到一起,更多的履行我们的社会责任,为高度近视眼底患者的眼健康做出贡献。”然而,对于艾芬所质疑的“手术必要性及危险性”、指控院方“严重隐匿、伪造医学文书及相关资料”等,目前院方仍未回应。

1月10日上午,艾芬提出了在这起医疗纠纷中,自己作为当事患者的三点诉求,包括爱尔医院公开承认医疗过程中的不规范行为并道歉(拒绝私聊);爱尔医院在相关部门管理下全面整改,规范医疗行为,让大众监督;爱尔医院对其眼睛伤害承担相应的责任。她多次强调,将此事公之于众的初衷是希望和自己有类似病况的患者不再走她的弯路,更希望爱尔眼科医院能真正意识到自身存在的种种问题,规范经营、改变运营模式。

去年10月不幸确诊右眼视网膜脱落之后,她多方了解咨询,才逐渐关注到这一诊疗方案的合理性问题。在1月11日上午的微博中,艾芬正式道出了自己的结论:“我的情况存在多种安装多焦晶体的绝对禁忌症,绝对不适合安装这种多焦晶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