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落户“松绑”为人才流动开路

城市落户“松绑” 为人才流动开路

近日,《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印发,围绕创造流动机会、畅通流动渠道、扩展发展空间、兜牢社会底线等作出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意见》强调要畅通有序流动渠道,激发社会性流动活力,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完善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积分落户政策。

本届大选不仅出现竞选一方不接受媒体判决的反潮流奇观,还出现了媒体事先非常担心的尴尬和危险局面,即特朗普无论如何不肯认输,并利用种种合法职权及70天剩余行政时间加以反击,试图推翻媒体和民主党认定的投票结果,证明自己才是最后赢家。

由媒体特别是被视为权威的美联社公布大选结果,已在美国延续近200年并形成惯例。以往,当各州选举大势明朗后,落后一方会根据媒体统计结果表示愿赌服输,承认竞选失败并向对手致以祝贺,然后在法定机构监督下进行新老总统班子权力移交,一方渐入另一方渐出,直到1月20日,现任总统站好最后一班岗,候任总统宣誓就职正式披挂上阵。

一周前,美国所有主流媒体包括被视为特朗普铁粉的福克斯电视台一边倒地宣称,拜登已取得270席选举人票而当选第46任总统,拜登本人也发表措辞讲究的胜选演说。但是,负责核心权力交接的联邦总务局回绝拜登团队启动交接程序的要求,称“胜选结果”尚未确定。因此,这场大选更像是一场由媒体和惯常经验判定结果的权力角逐,依据的是未经特朗普团队认可的各州选举人票归属统计。

2000年美国大选,由于佛罗里达州出现计票争议而引发最终法院干预,导致之前被认为获胜的民主党候选人戈尔败给了共和党人小布什。今年大选前,围绕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替补的话题空前暴热,原因就是有人担心特朗普构建更为有利的共和党司法后援,最终靠打官司守住白宫。尽管靠官司翻身概率依然很低,但是同样不能早早盖棺定论。

大选前美国社会撕裂程度已十分罕见,大选后美国由上而下的分裂和对立更为严峻,局部地区街头出现民主党与共和党粉丝对峙、对骂、互殴甚至持枪示威的危险势头。拜登和特朗普两大竞选团队底层不和加剧,更形成了两个权力中心甚至“两个政府”的局面。拜登团队已开始一系列接管国家行政权力的计划,包括开通总统和副总统过渡性官网和推特账号,组建新冠应对科学家团队,公布最急迫的政策变更清单,内部酝酿白宫和政府各部门高层人选。

也有人将户口置于一边,鼓起勇气去外地闯荡。理想确实美好,但由于户口原因,很多政策享受不了,无形中设了一道门槛,将他们排除在城市的大门之外,让他们找不到归属感。久而久之,这些人选择离开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一般而言,进入大选年的美国总统被称为“跛脚鸭”,很难有效发布和实施具有重大意义的行政措施。然而特朗普与众不同,大选前他十分活跃并充分行使总统外交特权,大选后更是各种折腾,甚至撤换不太听话的国防部长埃斯帕。此举让分析人士担心,特朗普是不是要孤注一掷对外发动军事行动,将自己打扮成战时总统,甚至将整个美国置于紧急状态之下……

当然也要看到,落户门槛做“减法”,意味着城市公共服务供给要做“加法”。城市在享受人才、人口红利的同时,也要在城市规划、教育、医疗、住房、交通等基本公共服务方面未雨绸缪、提前谋划,用前瞻性的思维去谋划城市的未来发展。不会因为人口的增加而导致严重的“城市病”,让居住在这里的人苦不堪言;不会因为人口的增加而导致抢学位、抢车位、抢座位、抢床位……吸引人才落户相对容易,难的是把人留住,把心留住,这就需要营造尊重人才的良好氛围,让他们能够在城市安居乐业。

这一次国家以前所未有的力度畅通有序流动渠道,给户口松绑,对城市、个人都是很大的利好。

特朗普不甘失败主要基于两个因素,一是他不肯认输的个人性格,二是程序上美国大选的确没有完全尘埃落定,理论上说特朗普团队还有机会翻盘,尽管胜算微乎其微。11月8日美联社报道认为,“目前的选举结果并不是选择美国总统的最后一步。”还有几周时间将决定谁笑到最后,特别是538张选举人团票的最终归属将十分关键。2021年1月6日,美参众两院将举行联席会议统计选举人团票,那个时候统计出来的270张或270张以上选举人票,才决定谁是未来总统。

总之,美国大选已赛程过半,但究竟如何收官,是否还有“11月惊奇”乃至“12月惊奇”,不妨再看看。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城市只有资源充分流动起来,才有活力和实力。这些年一些城市在吸引人才方面决心很大、投入很大,但受制于户口管理制度等原因,事倍功半。如今,取消和放宽一些城市的落户条件,让这些地方吸引人才有了更大的底气。尤其对一些有优势、有基础、有规模的新兴城市,完全可以借此“东风”,吸引更多的人才安家落户,从而实现城市的崛起,最后推动地方的高质量发展。

对个人来说,同样是一个利好。“树挪死,人挪活。”落户条件的取消和放宽,可以让人才实现更为自由、合理、有序的流动,在更大的范围,找到更适合自己的舞台,释放出更大的能量。

2020年美国大选选举人投票已结束一周,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和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各自都宣布赢得大选。尽管美国主流舆论一边倒地判定特朗普已失去白宫,特朗普并未退出战场且采取种种措施试图倒转乾坤,美国大选出现极其罕见的僵局,两大阵营对立进一步加深,白宫争夺战似了未了。

迄今为止,特朗普拒绝承认拜登胜选,指责民主党选举作弊,抱怨胜利果实“被窃”,公布热线电话接受举报收集证据,并在多个州提出重新计票的司法诉讼,还拒绝向“候任总统”团队分享汇编联邦政府最重要情报的《总统每日简报》。一句话,拜登试图登临白宫却一脚踢在钢板上,因为特朗普不想让出白宫,不想与他不买账的下任总统及团队对接。

户口背后承载的教育、医疗、住房等一系列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必需品”,是制约人才流动的重要因素。很多人想去更好的地方、更广阔的舞台,去实现更大的价值,然而“一纸户口难倒英雄汉”,高不可攀的户口,让人望而却步,无可奈何。

人才是城市发展的战略资源,战略资源丰厚则城市后劲十足。这些年全国各地都在为引进人才出谋划策,出台了多种吸引人才的政策,初步形成了人才良性流动的良好氛围。可以预见,《意见》的全面实施,将会为地方吸引人才和人才自由流动创造更好的条件,让有条件的城市有机会通过新一轮改革吸引人才,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也让更多的人才轻装上阵,选择自己的精彩人生,最后形成城市有序发展,人才竞相涌现的生动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