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分裂分子热比娅亲属驳斥"被关押"希望别造谣

(原标题:如果热比娅亲属“都被关押”,那坐我们面前的她们是谁?)

热比娅亲属驳斥“被关押”谣言:希望她不要再造谣,不要再打扰我们

发布会上,国家移民管理局、海关总署、民用航空局和交通运输部相关负责人分别介绍各部门举措,描绘出一条由多部门接力的防控阻击线。

中国海关总署政策法规司司长王军在发布会上表示,上述行为违法情节较为严重,对公共卫生安全危害性较大。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拒绝执行健康申报、体温监测或者不如实填报健康申明卡的行为。

在被依法审判之前,热比娅曾是新疆有名的企业家,卡哈尔回忆道:“最开始她是在二道桥开了一个小商铺做生意,当时国家给了很好的政策,商铺才能慢慢发展,生意也越做越大,所以说,我妈妈生意上的成功是因为国家的各项帮扶措施。”在卡哈尔看来,当年热比娅一直忙着做生意,对自己和几个弟弟妹妹的关心并不多,“她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

热比娅于2000年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被判有期徒刑8年,2005年,热比娅前往美国保外就医。在境外,她不断勾结境内外反华势力,鼓吹民族分裂,并操纵指挥针对新疆的暴恐活动。她的所作所为除了危害国家,还带给家人怎样的伤害?去年10月,《环球时报》记者见到了热比娅的大儿子卡哈尔·阿不都热依木,他告诉记者,自己已经快20年没见过她了,现在偶尔能通过朋友或报纸、电视得知她又发表一些分裂国家、破坏民族团结的言论。

在2010年,梅西就被正式任命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形象大使。他曾多次参加相关活动,维护儿童们的权益。

热比娅的大儿子卡哈尔·阿不都热依木(视频截图)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3月15日,中国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23例,绝大多数来自疫情最为严重的意大利和伊朗,流向甘肃、北京、上海、浙江等地。

为严防这些境外输入导致疫情再度扩散,多地在近日发布公告,要求所有入境人员须转至集中观察点进行14天集中观察。

梅西表示:“新冠病毒会产生很多的不确定性,以及敏感和担忧,儿童和青少年也会以特殊的方式经历这些情绪,如果我们成年人情绪失控或者过度恐慌,那么孩子们也会受到惊吓。我们的责任很大,在这种危急时刻,我们必须向他们传递安全的信息。”

在境外人员登机之前,国家移民管理局就将其护照和航班信息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共享给入境地海关、卫生等部门。之后,民航局综合航班始发地疫情、客座率、航班运行特点等因素对航班运行风险进行高、中、低三个等级的评估,根据不同等级采取不同防控措施。

面对新冠疫情的传播,梅西通过自己的ins表示,希望成年人能够在危机时刻给孩子们安全感,并建议大家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网站上查询相关信息。

《环球时报》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前几年,卡哈尔一家人和热比娅曾有电话联系。“她问我们过得怎么样,我说我们都过得很好。肉孜节的时候家人和朋友们在一起唱歌跳舞,我们会把这些视频和图片发给她”。卡哈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她还以为我们是在骗她,可我们确实过得很好。”他记得前几年,热比娅窜访日本竟然去了靖国神社,在和热比娅通话时,家人质问她:“为什么要去参拜那些曾经伤害中国人的战犯?为什么要去这种地方?”再后来,卡哈尔断绝了和热比娅的联系,“为了防止她打电话,我把家里电话线都拔了。”

图说:热比娅的孙女阿依迪达·卡哈尔(左)和外孙女卡迪尔亚·卡依萨尔(右)在家中合影。范凌志摄

通过层层检查后,交通运输部将接手境外人员的回乡之路,负责其车队保障、车辆消毒和行车路线等事宜。

境外输入从何处来?向何处去?

上海边检民警对入境旅客进行个人信息核查。中新社记者 殷立勤 摄

漂亮的阿依迪达跟同龄女孩一样,喜欢追剧,最近她正在看美剧《致命女人》。她还没男朋友,虽然她的偶像是香港影星古天乐,不过她说自己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比我高,对我好就行。”热比娅在境外经常造谣“维吾尔人没有自由”,在阿依迪达和卡迪尔亚这样的年轻人看来,其实自由并不深奥,“自由就是在合法前提下,想干啥就可以干啥,没人限制我们,前几年新疆有些女人被迫穿蒙面罩袍才是不自由!所以,希望她不要再造谣,不要再打扰我们的平静生活。”

据国家移民管理局最新消息,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全球大流行以来,中国的陆、海、空口岸入境人员日均12万人次。虽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八成多,但仍对中国抗疫形成挑战。

热比娅的外孙女卡迪尔亚·卡依萨尔(图源:视频截图)

如何外防疫情输入,守住国门?中国官方16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给出答案。

他指出,做到依法防控,一方面要从正面监管的角度健全完善管控措施。为此,海关总署采取健康申报、体温检测、流行病学调查等一系列卫生检疫措施,遏制疫情通过口岸跨境传播。另一方面要明晰与正面监管有关的法律责任,综合运用行政和刑事执法两种手段强化法律执行力和威慑力。(完)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海关总署3月16日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国境卫生检疫工作依法惩治妨害国境卫生检疫违法犯罪的意见》。其中,明确六类行为以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定罪处罚,包括拒绝执行健康申报等卫生检疫措施,采取不如实填报健康申明卡等方式隐瞒疫情,以及出入境交通工具负责人拒绝接受海关卫生检疫或者故意隐瞒疫情等。

“我建议大家用一种适合他们年龄段的语言,用一种他们可以理解的方式,去和孩子们谈论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可以通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网站,去了解需要帮助孩子们的所有信息。”

确诊病例多为中国国籍,这一群体有些自行归国,有些由政府包机运回。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司长朱涛介绍,目前民航已经安排7架次临时航班接回1101名中国公民。

卡哈尔的建议引起了记者的好奇,热比娅的孙女和外孙女是什么样?现在的生活状况怎样?一进卡哈尔家的门,先让记者发出惊叹的是足有50平方米的超大客厅和造型考究的中国风家具,热比娅的孙女阿依迪达·卡哈尔正在收拾客厅的茶几,身着黑色紧身羊毛衫、修身牛仔裤的她身材高挑。“欢迎做客!”她和表姐,也就是热比娅的外孙女卡迪尔亚·卡依萨尔微笑着迎接记者,声音不高,但显得很自信。她们住在同一层楼的门对门,两人经常一块逛街、购物,感情很好。

热比娅的孙女阿依迪达·卡哈尔(视频截图)

今年23岁的阿依迪达对奶奶热比娅的印象只来自电视新闻画面和长辈的讲述,“记得我上初中时候,新闻上在播她的画面,当时我很疑惑:‘怎么会这样?这个人是我奶奶吗?’父母跟我们说:‘她出国了,走上不好的路。’”阿依迪达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起初,同学不知道她是谁,后来知道了,纷纷来打听,“我觉得很难堪,不想跟任何人提起这些事。”“老师对我特别好,事情发生后更关心我的生活和学习,学业才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而今,阿依迪达刚从新疆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起初她担心一些公司不敢接收她,没想到政府还帮她联系了几家国企,接受完采访,她马上就要去面试。

热比娅的所作所为也带给外孙女卡迪尔亚相当负面的影响,“2009年发生那些事(指“7?5事件”)的时候,我正在上高一,当时很郁闷,只能休学一年,自己在家做饭、看书。”最终,卡迪尔亚考上了南开大学,学习药理学,“她(热比娅)总说‘维吾尔文化被灭绝’,但我们过节的时候也会穿传统的艾德莱斯服饰,跳维吾尔族舞蹈,唱维吾尔族歌曲。现在我们还能学习知识,学校提供的各种优越条件、补助,都是国家支持的。”

卡哈尔说,热比娅所称“30名亲属被关押”完全是“胡说八道”,自己的家人目前都在正常生活,他平日里忙着做生意,家里在阿克苏有个果园,有着不错的收益,年均纯收入能有20万-30万元左右。

在飞机落地后,海关会对境外人员实行“三查、三排、一转运”检疫措施。“三查”即健康申报查验、体温监测筛查和医学巡查。其中,有症状,来自疫情严重的国家,或者接触过确诊病例的人员,需进入“三排”流程,包括流行病学排查,医学排查和实验室检测排查。若发现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有症状人员和密切接触者,“一转运”措施将按照联防联控机制要求,实现这四类人员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

五部门发文妨害国境卫生检疫可能入刑

“我觉得她是在利用我们,达到她自己的目的,而她的目的就是被一些国外反华分子利用。她已经70多岁了,她不做这些,还能干啥?”卡哈尔说,提到美国经常会发生枪击案,很多人因此丧命,“在新疆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我们这里安全得很,哪有什么政府压迫维吾尔族的事情?”

民族分裂分子热比娅·卡德尔近几年在世界各地窜访,多次在公开场合宣称自己“几十名亲属在新疆被当地政府扣押”。“国际特赦组织”网站近期发表文章呼应其说法,称“热比娅的30名亲属未经审判被关押”。《环球时报》记者近期在新疆乌鲁木齐采访多名热比娅直系亲属发现,他们家中无人因热比娅而受牵连,生活自由、幸福。他们呼吁热比娅停止造谣,不要再打扰他们的平静生活。

卡哈尔说,自己和家人并没有因为热比娅的反华言论而被政府“区别对待”,“我们有啥困难政府都会给予及时的帮助,说实话,这让我们心里有些愧疚。”在采访结束时,卡哈尔还邀请《环球时报》记者到自己家里去做客,听听他的女儿和外甥女这些年轻人怎么说。

多方接力防控战线延至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