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明星技巧赛-山东99年小将神奇逆转夺冠!

北京时间1月12日,2019-20CBA全明星各单项赛事的决赛正式打响,在技巧挑战赛决赛中,1999年出生的山东队小将陈培东夺得技巧赛冠军。

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参加融资中国2020年资本年会!

在美国,活跃GP数量与LP数量大致相等,都是3000-4000家,LP种类很丰富,历史也比较长。在中国,活跃的GP数量同样是3000-4000家,而活跃的LP只有300-400家,而且 LP的种类还非常有限,做LP的历史也比较短,所以造成了大家要花更多精力在募资上的局面。在市场遇冷的情况下,这种现象尤为突显。因此,我们也希望中国的LP能不断发展,不断壮大。

美元LP将受到更多的关注

过去的2019年,是国际形势瞬息万变,内外风险叠加的一年,这些因素让本已是资本寒冬的股权投资市场遭遇了更多挑战。但也是在过去的2019年,我们的股权投资机构仍带着愿景,积极努力,不断创造机会,在一个不太好的年景里,抓住为数不多的一些机会,取得了相对不错的成绩。

政府引导基金普遍对产业带动非常重视,有些地区甚至是在子基金确定投资项目后,再决定对其进行投资,以确保投资带动当地产业发展。

从政府引导基金的角度来讲,政策引导与市场投资回报之间存在天然矛盾,我们认为,最主要的是在两者间做好平衡。我们相信政府有大智慧,有取舍,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考虑双轨制,对一些战略产业,以政策引导为主,降低投资回报要求,容纳更多的风险,而在其他一些产业上,则主要以投资回报作为考核标准。

最后我想用“长期资金创造长期价值”这句话来结束与大家的分享,谢谢大家!

根据我们融中的统计,2019全年募集金额较2018年下滑了20%左右。在这个下滑比例的背后还揭示了另一组数字。国有资本出资额与2018年基本持平,市场化资金出资额则下降了40%多。

每年的1月,融资中国资本年会都会与大家如期相会,它是对中国股权投资市场过去一年的总结,更是对未来一年的展望。这里,我想就大家比较关心的募资问题,做个简单的回顾与展望,希望能为今后三天的会议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2020年,美元LP将受到持续关注。过去几年中,美元募资规模呈现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美元LP得到了越来越多机构的重视。这里背后的逻辑是美元LP比较有耐心,资金存续期也比较长。

有些地区对当地原来归属于不同政府职能部门的引导基金进行了整合。在统一管理后,逐步形成引导基金矩阵,针对不同投资阶段与不同的产业进行投资。

中期看银行理财子公司

在4进2比赛中,第一场王岚嵚VS陈培东:陈培东凭借三分球胜出。第二场胡金秋VS王俊杰,而王俊杰也淘汰胡金秋顺利胜出。

政府引导基金出资呈现新特点

最后的决赛为陈培东vs王俊杰(分别带着艺人黄旭和草根选手洋葱哥),王俊杰三分手感不佳,最终陈培东凭借2记三分球夺得技巧赛冠军。

以下为融中集团董事长、融资中国出品人朱闪演讲实录,由融中财经(ID:thecapital)整理:

总体而言,政府引导基金对单一子基金的投资比例有了比较明显的上升。从过去的20-30%升至2019年的40-50%,甚至有些超过了50%。

保险资金体量大,投资周期与股权投资的长期性非常匹配,也非常适合通过母基金进行投资。当然,保险资金规模化进行股权投资还需要一个过程,但从长期来讲,保险资金是股权投资理想的、长期稳定的出资人。

融中朱闪:2020年,银行理财子公司有望为股权投资市场输血

2019年,中国股权投资基金的募集进入低潮期,募集金额与数量持续走低。

整体募资量下降,国资出资比例显著上升

展望2020,朱闪认为,短期出资要看政府引导基金,中期看银行理财子公司,长期来讲,保险资金是股权投资理想的、长期稳定的出资人。由于美元LP比较有耐心,资金存续期较长的特点,2020年将会有更多的投资机构涉猎美元LP,以谋求更多资本的高增长。他相信“长期资金创造长期价值”,也祝愿中国的LP能不断发展,不断壮大。

政府引导基金自身募集量下滑

由于存量的原因,政府引导基金在2019年的出资金额与2018年相比没有太大变化,但其自身募资金额与数量却双双下降。2020年,如果出资人结构不会发生重大变化,则“募资难”的情况将继续延续,甚至会变得更差,因为光靠政府引导基金出资是难以为继的。

经过预赛两轮角逐,王岚嵚、陈培东、胡金秋以及王俊杰四名选手晋级决赛。而决赛的四强对阵分别是:胡金秋VS王俊杰、王岚嵚VS陈培东。

2019年,一共成立了11家银行理财子公司。我认为,2020年,这些银行理财子公司有很大概率会进行股权投资,而且,由于他们的资金量大,通过母基金投子基金,应该是最符合逻辑的投资方式。一旦如预期所料,将会对盘活整个股权投资的资金源头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美元基金募集顺风顺水

由此,各出资人的出资比例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其中,国有资本出资比例明显上升,从2018年的近40%,上升到2019年的60%多。这里的国有资本包括政府引导基金,也包括国企、央企。

根据2019年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募集规模靠前的22家机构的情况,在这些机构所募集的金额中,50%来自外资,36%来自政府引导基金,只有14%来自市场。可见,与人民币基金募资困难重重相比,美元基金的募资显得顺风顺水。

为什么募资会成为中国股权投资募投管退全链条中,大家讨论最多、关注最多,甚至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短期出资要看政府引导基金。因为,现阶段“子弹”比较多的仍是政府引导基金。当然,从GP的角度来说,要对自身能力有清醒的认识,一方面,自己是否有足够的配资能力,另一方面,拿政府的钱要有压力,要有敬畏感。

2019年,政府引导基金出资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有些地区的政府引导基金相对比较活跃,出资节奏也较快。而有些地区的引导基金则放缓了投资节奏,整体投资量下降。

相信2020年,会有更多的投资机构将涉猎美元LP,以谋求更多资本的高增长。